IWC万国手表“银翼喷火战斗机之最久的航行”:穿越重生俄国抵达日本

2019年9月25日,阿拉斯加犬/日本 ——IWC万国手表“银翼喷火战斗机之最久的航行”(Silver Spitfire – The Longest Flight)战役之旅一转眼进到第八周,航空员Steve BoultbeeBrooks和Matt Jones早已圆满完成了全球之行一半。但是二人也发生了一些小插曲,比如由于天气原因,从俄国前去日本的跋山涉水中迫不得已想方设法绕开不容乐观气温,也使旅程增添考验。

IWC万国手表“银翼喷火战斗机之最久的航行”:穿越重生俄国抵达日本

过了几日伤痛天,我们终于能从阿拉斯加的诺姆(Nome)动身前往俄国。最开始抵达是指普罗维登尼亚湾(Provideniya Bay),进而向阿纳德尔(Anadyr)迈进。向西向前中途,大家飞跃了辽阔的冷冻苔原。坦白说,要不是在每一站都可以遭受这般热情的欢迎,长时间空中飞行确实有一些苍凉。但是这仍然是一次美丽动人而忙碌的飞行体验,在规避了一些槽糕气温以后,我们终于到达马加丹(Magadan)。”

虽然依然身在茫茫首脑,但是和前几日的天寒地冻对比,这里机场附近森林已是十分亲和力景象了。最后因为一些小状况,耽误了一段时间。问题一处理,他们又即刻启程:从马加丹(Magadan)到鄂霍次克(Okhotsk),再从尼古拉耶夫斯克(Nikolayevsk),一路上又看到许多新颖的景色。”

IWC万国手表“银翼喷火战斗机之最久的航行”:穿越重生俄国抵达日本

最后一站,大家抵达了萨哈林岛(Sakhalin island),但再度由于天气原因,我们必须要把飞机(G-IRTY)信靠给援助航空员尹恩·斯密斯(Ian Smith),随后搭乘PC12援助飞机优先抵达日本的新千岁机场(Sakhalin island),并在这儿开展维护保养查验。然后,尹恩再于周六将宝贵的银翼喷火战斗机送到日本,大家原本应该从那边考虑前去日本东京附近龙崎(Ryugasaki)。造化弄人又等到了强台风塔巴,我们能做的就是转移至日本花卷馒头市(Hanamaki),等候狂风暴雨完毕。”

这一段旅途确实太不可思议!大家下面几个星期会好好地修整一番,并且在10月8日正式启动第二阶段行程,穿越重生亚洲地区、中东地区,最后返回欧洲地区。

原创文章,作者:海洋之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xoern.com/yang-3475.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00:12
下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02:2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