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斯丹顿夏加尔壁画腕表介绍

这一款腕表选用历史悠久持续高温用火珐琅工艺,真正再现夏加尔创作的整副圆顶壁画。金子表壳的配搭31.50mm孔径表盘,将一幅具体200平方米旷世杰作萃取于有限的资源表盘室内空间,着实令人赞叹不已,这一款表盘从而被保存在传承系列中。

江斯丹顿夏加尔壁画腕表介绍

最新发布的第二款腕表于2011年4月1日在法国国立大学加工工艺与艺术学校(INMA)举行的第五届Journées des Métiers d’Art活动上现身。彰显了以柴可夫斯基“天鹅湖”为主题夏加尔壁画,并将这一鸿篇巨制的每一处细节刻画的淋漓尽致。腕表制做选用持续高温用火微绘珐琅工艺,这是一项承传几百年、有且只有极少数匠人把握的巴黎加工工艺。

腕表表经40mm,选用黄金材质。并配搭主色为红色的表盘,促使腕表光辉灿烂。手表机芯配备江斯丹顿2460自动机械机芯,拥有时、分表明作用,并具有巴黎高品质印痕。

江斯丹顿夏加尔壁画腕表介绍

其它的13款腕表将在未来三年中接连发布,每一款也将以夏加尔圆顶壁画中描写的一位音乐家为主线。格洛弗(Adam)、穆索尔斯基(Moussorgski)、莫扎特(Mozart)、瓦格纳(Wagner)、柏辽兹(Berlioz)、拉莫(Rameau)、德彪西(Debussy)、拉威尔(Ravel)、斯特拉文斯基(Stravinsky)、威尔第(Verdi)、贝多芬(Beethoven)、格鲁克(Gluck)、比才(Bizet) 等人的著作都将在掐丝珐琅高手的奇妙手笔下真正再现。

有关巴黎持续高温用火珐琅工艺:

珐琅工艺最早使用在波罗的海沿海地区,古时候就常被用于装饰设计金首饰和珠宝首饰。15 新世纪,造表匠们逐渐选用掐丝珐琅装饰设计时钟,并且在巴黎演变成完善加工工艺,本地匠人不断完善技术性、创造发明新方式和不断提高艺术品位,主要分四种方式:内填掐丝珐琅(champlevé)、全透明掐丝珐琅(flinqué)、景泰蓝(cloisonné)和绘彩掐丝珐琅(miniature enamelling)。

Métiers d’Art Chagall&L’Opéra de Paris系列通常采用持续高温用火珐琅工艺,这也是历史最久远、最卓尔不群传统的高级钟表加工工艺之一。巴黎造表加工工艺中选用高温用火掐丝珐琅溶点非常高,在800°C到900°C中间,因而具备前所未有的纯净度和耐用度。

江斯丹顿夏加尔壁画腕表介绍

此项弥足珍贵的加工工艺在全球范围内仅有屈指可数的几个造型艺术匠人熟练个中技术性,而江斯丹顿一直竭尽全力的刻苦钻研此项手艺。不容置疑,此项传统手工艺必须始终如一地遵守规范,这也是要遵守的前提条件,如同欧洲中世纪承担解决彩饰书稿的人一样,必须竭尽的高度注意力和细心。

仅有专业的顶尖掐丝珐琅高手才可以给予带防护涂层的巴黎绘彩珐琅工艺。在厚 1mm,孔径31.5毫米的表盘上,工匠师首先会上一层乳白色掐丝珐琅,该材质因溶点非常高而具有极其坚固的材质。表盘最先通过约900°C高温烧造,便于可以承受后续炉子烧造工艺流程。

工匠师将乳白色掐丝珐琅底材做为“环境画板”,应用由两、三根貂毛制作而成的画笔工具勾画出各种颜色的轮廊,随后应用倍率相对较高的高倍放大镜,以小型画的方式重现原著整体的氛围和情感波动。这就需要应用选中颜色细致地勾画出次序精确的连续点,从较柔和颜色向纯粹亮丽的色彩慢慢层递。绘彩掐丝珐琅所使用的超细粉末和色浆需要和香水百合油等燃料混和,以提高可塑性。

大概通过20次800°C至850°C持续高温烧造后,绘彩最后成形。在各种步骤中,发热量使颜色呈玻璃状及渐变色发展趋势,变得越来越夺目浓郁。掐丝珐琅师积累的经验具有关键性的功效。烧造频次应该根据的材质种类和数量精密计算,而精准的烧造时长乃是各匠人倾情保管的关键密秘。进行最后一道工艺流程前一切错漏都会产生,由于掐丝珐琅极其敏感,甚至有时无法熔融,每一次从炉子中退出时都会产生损裂。因而,制冷全过程必须匠人维持巨大细心,以避免因为温度骤降而引起的工作压力对掐丝珐琅导致致命性毁坏。任何一个微小的不正确都可能会致使不可挽回损害,驱使工匠们迫不得已重新开始。

进行绘彩掐丝珐琅工艺流程之后进行最后一次烧造(800°C持续高温),一般会涂上两至三层含全透明掐丝珐琅加工的溶液,以避免制成品发生衰老征兆。随后应用磨刀石开展精磨打磨抛光,再依次进行最后玻璃化和处理打磨抛光,授予著作夺目柔美的光辉。

仅有屈指可数的时钟商能制做这般精致繁杂的掐丝珐琅表盘,江斯丹顿是其中之一。珐琅工艺必须细致严谨和无尽细心,是才华横溢的工艺大师也才能担负得起的造型艺术考验。做为历史最久远、最珍贵的传统式巴黎造表工艺守卫者,江斯丹顿将秉持着信仰,坚定不移地把那无价之宝艺术的加工工艺国粹发扬。

江斯丹顿夏加尔壁画腕表介绍

有关马可·夏加尔和卡尼尔剧院

1964年,当年的法国文化部长安德列·马尔罗(AndréMalraux)邀约马可·夏加尔为卡尼尔剧院再次制作圆顶,他满怀热情地接下来了这一严峻考验。这名艺术大师那时候正在为《达芙妮与克罗埃》(Daphnis et Chloé)芭蕾舞剧设计方案演出舞台,演出结束后拿到了这一出乎意料的邀请。此项胆大而疯狂方案导致了浓烈的社会舆论,也遭到诸多抵制,点评家特别是在担忧这名现代艺术家推出的圆顶设计风格会和克利夫·卡尼尔(Charles Garnier)定制的剧院服务厅设计风格本末倒置。显而易见,在这样一个自第二帝国至今便被称作造型艺术丰碑的剧院中写作,既需要丰富多样的创作才能,还要过人的胆略。

夏加尔将剧院的圆顶幻化成充斥着诗意的辽阔天上,刻画了歌舞剧英雄人物、优秀作曲家、缠绵悱恻恋人及各种风云人物。夏加尔掩盖了原先由Jules Eugène Lenepveu制作的圆顶,在整整的200平方米圆顶上抹上艳丽而融洽的颜色,勾画出令人着迷的花瓣造型设计,在拿破仑三世新的英伦风格金黄和紫色的映衬下极其光彩耀眼。五片花瓣儿各自呈深蓝色、鲜红色、淡黄色、白色和绿色,一片花瓣儿意味着二位著名的音乐家,周边围绕各自著作。深蓝色花瓣儿代表穆索尔斯基(Moussorgski)和莫扎特(Mozart),配搭《鲍里斯•戈杜诺夫》(Boris Goudonov)和《魔笛》(The Magic Flute);淡黄色花瓣儿是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和格洛弗(Adam),装有《天鹅湖》(Swan Lake)和《吉赛尔》(Giselle);红色花瓣呈现的是斯特拉文斯基(Stravinsky)和拉威尔(Ravel),及其《火鸟》(The Firebird)和《达芙妮与克罗埃》(Daphnis et Chloé);翠绿色花瓣儿上能够看见柏辽兹(Berlioz)和瓦格纳(Wagner),也有迷人的故事《罗密欧和朱丽叶》(Romeo and Juliet)及《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Tristan and Isolde);而白色花瓣有点一抹淡黄色,刻画了拉莫(Rameau)和德彪西(Débussy),及其后者的《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Pelleas and Mélisande)。贝多芬(Beethoven)、格鲁克(Gluck)、比才(Bizet)和威尔第(Verdi)等人的著作则呈现在环形房顶的附近,拥簇中央枝形吊灯。法国巴黎一些知名的地标则做为装饰设计装点,如巴黎埃菲尔铁塔、财富广场、法国巴黎协和广场和方尖塔,及其卡尼尔剧院自身。

夏加尔的文艺创作充满着当代气场与活力,称之为“似乎是法国巴黎绝世佳人的身上流光溢彩的纱质晚礼服和珠宝饰品”,而颜色赋予著作明显而奇妙的音感。这个人是举世公认的当代艺术家,恰当应用五个主题风格便铸就出一首简约恢弘的曲子。但是,每一个主题风格都可以寻得其他四个的主题微微足迹,如同节奏和主题风格相辅相成映衬的音乐创作。圆顶好像一个精美典雅的珠宝首饰盒,绚丽的色彩犹如交响音乐般和睦顺畅,悠久历史和过去的辉煌在这里处交汇处,凸显出深远的寓意。造型艺术依靠古往今来相融彰显了令人折服的魔法,江斯丹顿期待每一款腕表都能达到如此实际效果。

原创文章,作者:海洋之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xoern.com/yang-142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20日 18:56
下一篇 2022年8月20日 20:47

相关推荐